今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横> 名人轶事>> 正文
学界名流·黄现璠
来源:杨东甫作者:杨东甫发布时间:2015/9/30 8:55:41浏览:

学界名流·黄现璠

杨东甫

 

黄现璠,是第一位年轻时就公开承认自己壮族身份的广西名学者。

今天,当然不会有人刻意隐瞒自己的少数民族身份,甚至有些本非少数民族者也想方设法“变”为少数民族;而在先前,不必说古代,就是民国时期,情况则刚好相反,在“有身份”的人群中,极少有人愿意公开承认自己的少数民族身份。其间原因,众所周知。黄现璠彼时敢于“公开亮相”,亦自有其勇气在。

黄现璠(1899—1982),清光绪二十五年生于广西新宁州(民国三年改为扶南县,即今扶绥县),原名甘锦英,现璠乃其乳名。少年丧母,家庭贫困。不足十八岁即入赘黄家,并遵俗改姓黄而用乳名。岳家较富,有钱供其念书,这对其一生有决定性影响。

黄现璠1925年考入广西省立第三师范学校。1928年,再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读本科。此时,他已近而立之年。毕业后因成绩优异,大获著名历史学家、时任北师大历史系主任的陈垣教授赏识,推荐他免试升本校研究所攻读研究生,其导师即“五四”文学健将、语言学家钱玄同,所读专业为考据学与音韵学。而陈垣亦任其名誉导师。

1935年,黄现璠赴日本留学,就读东京帝国大学研究生。他本已在北师大研究生毕业,却还要读日本大学的研究生,这除了开拓学术视野的考虑之外,应该还有攻读学位的动机但他的这一计划未能完成,因为两年之后,日寇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他激于民族义愤,毅然放弃学业返国。尽管留学时间只有两年,黄现璠却也颇有收获,出版了《唐代社会概略》、《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两部著作,发表了若干论文。同时认识了当时旅居日本的郭沫若,得以时常向郭请益。

回国后,黄现璠先任南宁高中教师,1939年入广西大学任教。从此,终其一生,他一直在高校从事教学与科学研究工作。新中国成立前先后任广西大学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和中山大学、桂林师范学院教授。曾兼任广西教育研究所研究员,广西大学训导长、中文系主任。在抗击日寇的八年战争中,黄现璠曾担任《国防周报》编委,在《国防周报》发表《壮族女将瓦氏领兵抗倭》等多篇配合抗战宣传的论文。新中国建立之初,黄现璠在广西大学任教授兼图书馆馆长。1952年全国高校大调整,广西大学被撤销,他调入广西师范学院(今广西师范大学)工作,直到1982年1月逝世。他曾任广西省桂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委员、广西省人民委员会委员、第一届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理事。是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委员。

作为历史学家,黄现璠的重要贡献主要在民族学领域,尤其是壮族历史文化研究领域。身为少数民族一员,黄现璠视民族学研究尤其是壮族历史文化研究为自己的终生使命与责任。

早在1943年和1945年,黄现璠就曾两次组织考察团,自任团长,前往黔桂边地少数民族地区进行考察,有《黔桂边民教育散记》、《黔桂边民社会组织的民主政治》等文发表。1951年,他担任中央民族访问团广西分团副团长,与团长费孝通等人深入广西少数民族地区慰问和调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曾先后访问调查瑶族、毛南族、苗族、壮族、水家族、仫佬族等少数民族,收集了大量文物和史料。1956年,他参与组建广西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任副组长兼壮族组组长,深入广西崇左、龙州、大新、德保、天等等少数民族地区,开展少数民族历史和传统文化调查,获取了大批珍贵资料,为开展壮族社会历史文化全面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础;并将其中一部分整理成十余万字的调查报告,在其中阐述了将广西省改为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必要性。他是中国民族学学会顾问,《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编辑委员会委员,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学会顾问,第一、二届百越民族史研究会副会长。

就社会科学研究而言,其最终成果,应以著书立说——当然要有真正的研究心得——为其根本,而不是像那些大量的所谓科研项目,立项拿到经费之后,随便弄一个结题报告就完事。黄现璠的民族学研究,当然也是以其众多有分量的著述为标志的。

《广西僮族简史》是黄现璠民族学研究的早期重要成果,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的前一年即1957年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而此书又是在此前未正式出版、由广西师范学院(今广西师范大学)内部印行的《广西壮族史略》的基础上修订而成。这是第一部系统研究壮族历史的专著,似可视为今日之“壮学”的奠基石。

日本汉学家冢田诚之曾发表论文《新中国成立前后有关壮族论述的比较研究——以刘介与黄现璠的名著为例》,将广西本土民族学研究的两位先驱刘介与黄现璠的民族学著作《岭表纪蛮》与《广西僮族简史》作比较研究。他认为,刘、黄二氏之作主要有几点差异:

一是“《岭表纪蛮》以‘汉族为中心’,而《广西僮族简史》则以‘壮族为中心’”。

二是《广西僮族简史》中所突出叙写的“壮族‘革命斗争的历史’,系新中国成立以前所无的内容”。

三是“关于壮族族源,黄现璠主张土著说,特别是主张百濮起源说。他认为广西早期的住民(春秋以前的商、夏、周三世时代)皆为土著。他于百濮起源说中对广西土著历史上与四川南部的古代民族‘僚’人之间以及与四川、贵州、湖南西部的西南诸民族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论证分析。黄氏否定了顾炎武以来的‘越人起源说’。同时,也否定了当时存在的广东起源说和江浙起源说”;而刘介则认为“桂省蛮族,纯粹由中原迁来”。

四是“刘氏在批判土司暴政的同时,他还肯定了土司所担负的‘国防重任’上的功绩,而黄氏不同,他自始至终都在无情地揭露土司的罪恶史”。

学术观点自可见仁见智,但由此不难看出《广西僮族简史》有其自己的建树。

《广西僮族简史》毕竟还比较“简”,还有待增补扩充。黄现璠决定在此基础上撰写一部《壮族通史》。然而,就在《广西僮族简史》出版的那一年,他也如全国众多知识分子一样被卷入政治漩涡,划为右派分子。而且此后二十年间,各类政治运动层出不穷,尤其是那“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更是剥夺了广大知识分子的基本尊严和人权,更遑论进行正常科学研究的权利。但黄现璠仍未绝望,仍在私下从事《壮族通史》的准备工作。

“文革”结束,重见天日。此时黄现璠也建构了《壮族通史》的写作大纲,并撰写了部分章节。然而“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八十老翁,无论精力还是时间,都不允许他亲自完成这一工程了。黄现璠去世后,他的学生黄增庆、张一民教授承其遗志,根据他拟定的大纲,并遵循他的主要观点,完成了近七十万字的《壮族通史》,由广西民族出版社于1988年11月出版。

今天,更大规模的八卷本的《壮族通史》即将完成,无论是内容之丰富还是观点之完善,都肯定超过黄现璠等人的《壮族通史》。但是,作为这一领域内筚路蓝缕的垦荒者,黄现璠的名字应当被铭记。

除了在民族学特别是壮学研究领域的开拓性功勋外,黄现璠在历史文化研究方面还有其他贡献。例如,他的《唐代社会概略》(商务印书馆1936年出版),被认为是中国现代学者所著的第一部关于唐代社会史研究的专著;他的《宋代太学生救国运动》(商务印书馆1936年出版),被认为是中国现代学者所著的第一部关于中国学生运动史研究的专著。此外,他还有《中国通史纲要上编》、《元代农民之生活》、《高中外国史》、《侬智高》等著述。

 

(作者系民进会员,广西文史馆馆员,广西师范学院研究员、教授)

 

 

 

桂公网安备 45010202000011号